最会撒娇耍无赖,搂着他就是不肯放手哎呀就是

发布时间:2018-07-05 17:04:21   编辑:彩66彩票平台_彩66彩票官方网_彩66彩票APP手机版浏览人次:54

 “离开我家。”
 
    林疏影委屈的噘嘴,“我做错什么了吗?”
 
    吴子洋耐着性子和她说话,“你把这里当什么了?我在你眼里是谁?”
 
    林疏影乖乖的回答,实话实说,“我想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而你是我老公。”
 
    吴子洋哭笑不得,“我是你老公,那你是我的谁啊?”
 
    林疏影咬唇,“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想做你的老婆。”
 
    好啊,既然关系非要这么定,那他是不是该好好和她说说,一个家里,老婆是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的。
 
    “老婆?那你知道别人家的老婆是怎么做的吗?”吴子洋深眸意味深长的看着这个从天而降般出现在自己生命中的女人。
 
    林疏影听他这么一说,清灵的眼睛突然一闪,一脸娇羞,声音低低小小的,“你的意思是,我要陪你睡觉,才算合格的老婆吗?”
 
    吴子洋差点没一口老血吐出来,吐血身亡,这女人脑子到底是不是正常的啊?他扶额,头疼,和她外星人的脑袋无法正常交流。
 
    吴子洋转身上楼,心里想的是还是不要搭理她好了,然而林疏影小尾巴一样跟在他的身后,还小声的呢喃着,“现在就睡觉吗?人家还没吃晚饭呢,你不饿吗?”
 
    再好的脾气这个时候都是忍无可忍的,吴子洋忽然转身,对她怒吼,“你还知道没吃饭呢?你要真打算和我过,你是打算连饭都不做吗?你真的有把这个家当成自己的家吗?”
 
    林疏影被他吼的一愣怔,到底是什么情况啊?他这人脾气可真不好,说生气就生气。
 
    她说,“你生气,我可不可以理解成,你是决定和我相处看看?”
 
    吴子洋看着她,面无表情,“如果说之前有那么想过,但现在没有了。”
 
    林疏影伸手拽着他的衣角,“为什么?因为我没给你做饭吃吗?你理想中的老婆,一定要会洗衣做饭,三从四德吗?”
 
    她的问题吴子洋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不知道自己找老婆的标准是什么,或者说根本没有标准,也或者说,他的标准只是另一个常景妍。
 
    吴子洋上楼,林疏影乖乖去厨房做饭,可是厨房冰箱里除了纯净水什么都没有,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何况她一个不会做饭的。
 
    林疏影就想,好吧,为了变成他喜欢的样子,不就是做饭吗?她会,谁还不能把生的煮成熟的啊,到时候顺便也和他来个生米煮成熟饭,哈哈哈。
 
    出门买菜,然后回来做饭,为了做一顿丰盛的晚餐,她是鸡鸭鱼肉都买回了家,等他在厨房忙活两个多小时后,书房里的吴子洋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
 
    因此,当他站在厨房门口的时候,看着那一地凌乱的厨房,再看看那一言难尽的她,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受到了某种诅咒,所以才遇到这个女人。
 
    她这那是做饭啊,简直就是在和那些食物打架,要多惨不忍睹有多不忍直视。
 
    吴子洋直接去厨房关了火,关了水之后,将不堪入目的她从厨房里领了出来,她低着头,惭愧的站在他的面前,他双手叉腰无可奈何的看着她。
 
    真是对她这种女人,有时候连发脾气都觉得无能为力,他单手叉腰,另一只手指着凌乱不堪的厨房,像是在教训做错事的孩子,“你是打算把厨房烧了吗?”
 
    林疏影低着头也不敢看她,说话的声音很小,头也越来越低,“对不起,我不会做饭。”
 
    吴子洋长长的吐气,所以说,三十岁了还没把自己嫁出去,也不是完全没有原因的。
 
    他叹气林疏影以为他是对她太失望决定放弃她了,赶紧的抬起头来对他举手发誓,“不过我保证,我一定会学会的,我明天就去报厨艺班,我一定会让自己变成贤惠的贤妻良母。”
 
    吴子洋看她的大花脸,上面有黑黑的,还有不知道是那一种生物的鲜血,没忍住的笑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搏斗呢。”
 
    林疏影看他笑了,也就跟着笑了,还主动的撒娇的对他来了个主动拥抱,“我就知道你会给我机会的,我一定好好努力,做个让你满意的妻子。”
 
    吴子洋眉心一挑,嗓音低沉冷漠,“放手,你浑身这里什么味?”
 
    林疏影最会撒娇耍无赖,搂着他就是不肯放手,“哎呀,就是那个那条鱼,那个超市阿姨明明帮我杀死了的,可是刚刚它有死而复生了,你都不知道,我是好不容易才抓住它的,不过它还是顽强的从锅里又蹦了出来。”
 
    吴子洋嫌弃的推了她一下,“重点是你弄脏我的衣服了。”
 
    林疏影就是不放手,紧搂着他的脖颈,笑靥如花的看着他,“没事,我帮你洗。”
 
    “……”厚脸皮。
 
    他不推巾给她擦了擦脸,虽然他手上的力气有点儿大,擦的她有点儿疼,她还是闭着眼睛一脸享受的模样。
 
    白炽灯光下,近距离的看着她,她不施粉黛也是因为对自己的容貌很自信的原因吧,不可否认,她的皮肤的确不错,五官也是精致大方,特别是唇……
 
    唇?!吴子洋将手里的湿纸巾直接扔在她的脸上,“自己擦。”
 
    林疏影睁开眼睛看着他,笑眼眯眯,并没有拆穿他此刻眼眸之中尴尬的炙热,“那就开饭吧,好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