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逸微笑道能看出来你是不是在说谎果你说好坦

发布时间:2018-07-30 17:29:30   编辑:彩66彩票平台_彩66彩票官方网_彩66彩票APP手机版浏览人次:59

  两个狱警嘀咕了几声,克林特冲着杨逸道:“走了,他有一个小时的放风时间,我待会儿来送他会牢房,但现在不要在这里等了。”
 
    杨逸跟着克林特开始往休息室走去,等着走了几步之后,杨逸突然道:“伙计,如果布莱恩死了会怎么样?我一直不太理解,如果他真的罪大恶极,那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他而是一定要关着他呢?”
 
    克林特看了看杨逸,耸肩道:“为什么不杀了他,因为他被判终身监禁啊,我想,或许他活着还有什么价值吧,他本来在cia自己的监狱关着,但是cia没有监狱也不能替代监狱的功能,所以后来他就被关到了这里,听说原来还会有cia的人来问他一些事,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现在没人还记得这个老家伙。”
 
    杨逸点了点头,呼了口气,一脸若有所思的道:“其实我倒想和布莱恩聊聊的,我对他有些好奇,说不定会听到个有趣的故事呢,当然,我就是想想而已。”
 
    克林特笑了起来,然后他摊手道:“为什么不呢?他现在有没什么危险,而且他也不是那种很重要的犯人,他早就被人给遗忘了吧,不过和他有什么好聊的呢,一个可悲又可恨的叛国者,他的故事肯定只有悲剧。”
 
    杨逸笑道:“可悲剧才能更加打动人心呢,你不这样认为吗?”
 
    克林特不屑的挥了下手,道:“我更喜欢喜剧,好了,有机会我会让你跟他聊聊的,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第一百三十五章 和解
 
    每个犯人每周都只有一次放风的机会,所以杨逸想再见到布莱恩得等上一个星期的时间。
 
    在见到布莱恩之前,杨逸先见到了汉克。
 
    天都已经黑了,杨逸在自己的牢房里正在例行健身的时候,一个狱警出现在了他的牢房外面。
 
    “3387,你的室友回来了,看好他,不要让他再逃跑。”
 
    例行公事般的说了一番话后,狱警打开了牢门,然后另外两个狱警半拖半架的把一个人直接丢进了杨逸的牢房。
 
    汉克直接跌到了地面上。
 
    胡子拉碴,眼神迷离,身上散发着一股恶臭,躺在地上的汉克一动不动,但是等他迷离的眼神逐渐聚焦在他面前的杨逸时,汉克毫不掩饰眼睛里的仇恨。
 
    但是很快,非常的快,汉克就把怨毒的眼神转换成了温顺,如果不是杨逸一直在观察着汉克,那么他一定无法捕捉到这些神情变化。
 
    不是每个人被关上七天禁闭都没事儿的,杨逸很轻松就扛了过来,但是汉克嘛,很明显他已经崩溃了。
 
    在精神崩溃的时候还能不忘掩饰自己的真实想法,杨逸觉得汉克还真是个人才。
 
    谁说当贼的就一定得很怂的,谁说当贼的就不能非常狠的,谁说一个贼就不能有着杀人如割草的气质?
 
    汉克的内心很凶的。
 
    杨逸蹲在了地上,看着汉克很认真的道:“虽然你想杀了我,但你已经被关了一个星期的禁闭,所以,我原谅你了。”
 
    汉克的眼神还是很迷离,没有对杨逸的话做出任何反应。
 
    “别装了,你的伪装在我面前没有意义的。”
 
    杨逸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他站了起来,从自己的储备中拿了一大块巧克力,然后他又蹲到了汉克的面前,轻声道:“饿吗?”
 
    汉克的头微微动了一下,看向了杨逸手上的巧克力,但是没说话。
 
    杨逸有些不耐的道:“别在我面前装,我给你三秒钟的时间,如果你能回复正常我就给你,如果你还是一副精神崩溃的样子就给我去死好了,一。”
 
    汉克立刻用极是虚弱的声音道:“我饿,我快饿死了。”
 
    杨逸点了点头,道:“嗯,我不知道你是恢复了清醒,还是一支保持了清醒,但你表现的不错,虽然比不上我,好了,我有个提议,你做我的小弟吧,我给你吃的而且保护你。”
 
    汉克毫不犹豫的道:“好,给我吃的……”
 
    杨逸突然摆了下手,一脸不耐的道:“这样不对,我讨厌这样,嗯,让我想想,我们和解好了,我不再欺负你,你也不要想着杀了我,因为你对我有用,所以我希望能改变现在这种局面,而你也应该坦诚一点,我知道你不是看上去那么软弱,但是你喜欢玩阴的,这让我很没有安全感。”
 
    杨逸站了起来,然后他拿出了一个用床单绞成的绳子,再次蹲在了汉克的面前后,一脸冷漠的道:“如果你骗我,我就勒死你然后把你挂在床上,告诉狱警你是自杀的,所以,你要是不想死的话就最好说点实话。”
 
    汉克想用手撑着坐起来,但他太虚弱了,于是他又躺回了地上,然后极是虚弱的道:“我这一个星期几乎没吃过东西,就喝过两次水,吃过两小片面包,我快饿死了,给我吃的。”
 
    杨逸把手里的巧克力给了汉克,汉克接过后疯了一样的用牙咬开了包装。
 
    汉克吃巧克力的时候很有特点,他右手拿着巧克力放进了嘴里,左手张开放在了右手和鼻子下面之间,这样别人就看不出他正在吃什么东西了,也就没办法从他手上把东西抢走了。
 
    汉克吃的很快,但都是小口小口的把巧克力咬下来。
 
    汉克很快吃完了巧克力,然后他看向了杨逸,眼神很复杂。
 
    杨逸笑了笑,道:“告诉我,你为什么想杀了我,说实话。”
 
    把手上的绳子摇晃了一下,杨逸微笑道:“我能看出来你是不是在说谎,如果你说谎,我一定会杀了你,所以你最好坦诚一些,以免我对你的话产生误判。”
 
    汉克呼了口气,然后他低声道:“我讨厌别人欺负我,我也不想做谁的小弟,更不想加入帮派,所以我只能杀了你,我宁可杀了你之后被加刑期到终身监禁,也不愿意当一条宠物狗。”
 
    杨逸皱起了眉头,道:“就因为这?”
 
    “是的,就因为这个。”
 
    杨逸皱起了眉头,但他决定相信汉克的话,因为有些人对于自由看的很重,不是那种被关在监狱里失去的自由,而是当别人的小弟只能被呼来喝去的自由。
 
    有的人愿意在监狱里加入帮派好生存下去,然后可以更快的离开监狱,而汉克宁可被判终身监禁,也不愿意成为杨逸的小弟,这只是对两种自由的看重程度不同罢了。
 
    杨逸突然站了起来,汉克吓了一跳,然后他警惕的看着杨逸,但杨逸却是又回到了他堆放东西的角落,拿出了一碗泡面。
 
    拿着一碗泡面,然后杨逸从杂物堆里拿出了一个保温杯,他把泡面打开,将保温杯里的热水倒进去。
 
    把倒上热水的泡面端在了手里,杨逸回到了汉克面前,然后他蹲了下来,对着汉克微笑道:“整个监狱,只有我拥有热水,只有我能在每天夜里都有泡面吃。”
 
    汉克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杨逸突然道:“我们和解吧。”
 
    汉克愣了一下,然后他小声道:“什么意思?”